2008年9月30日 星期二

了解東方舞的特質-洛奇姑媽的Q&A第八輯5-1

圖文獲The Hip Circle同意譯自ASK AUNT ROCKY 8: Understanding the Nature of Oriental Dance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162

洛奇姑媽的Q&A(Ask Aunt Rocky)是The Hip Circle上極受歡迎,亦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不定期專欄,透過專訪化身為Aunt Rocky,國際聞名,定居紐約的東方舞史學家Morocco,與讀者分享許多關於肚皮舞/東方舞的經典與常識,Aunt Rocky極為風趣幽默,快人快語,使得整個專訪饒富趣味,可讀性極高。想知道更多東方舞與中東舞蹈文化的第一研究資料,以及認識Morocco者,可以上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asbahdance.org/

[本訪談係由芭芭拉‧塞勒斯-楊博士(以下簡稱BSY)為林肯藝術中心圖書館舞蹈部門針對紐約市表演藝術所建置之口述歷史文獻檔案而採訪摩洛可之摘要]

BSY: 妳的父母對於妳由佛朗明哥轉至東方舞發展有什麼想法? 他們知道這些事嗎?

M: 他們都知道,不過他們連我跳佛朗明哥都不是很能接受。當我想要去上佛朗明哥舞的課時,他們都已經快氣瘋了!我為了出門去上課,我都得找我那時的小男友來我家,假裝找我出去約會才得以出得了門,然後我在地鐵站下車去曼哈頓上課,然後下課回家。這段時間他和他的哥兒們一起鬼混,等我回到地鐵站時去載我回我家。我的父母寧願相信我是跟小男友出去約會,也不願意我去上舞蹈課。因為我的父親是警察,他認為此舉將會令我成為行止不端,沈溺藥物與酒精,進而淪入人口販子買賣的地獄中。所以我成為一名佛朗明哥舞者對他來說已經是相當可怕的打擊。我必須離開他們以便休有我自己的選擇與自由,這樣的親情破裂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來治癒。好在我們都活得夠長久,所以我們終於可以體諒對方,再度成為朋友。不過那段時期對我個人不論是內在還是外在來說,都是一段很糟糕的歲月。因此當我踏入東方舞的世界裡,我父親簡直像是烈火上的鍋子一樣地火大,我的家族認為我的工作與娼妓無異,諷刺的是如果我真的從事出賣靈肉的工作,我肯定會比現在有錢多了。好玩的是,正因為夜店法規的限制,我非但滴酒不沾而且與禁藥絕緣,更無需去應付顧客,連交談都是非法了,更遑論其他進一步的不法勾當了。


我在那些表演環境中對於音樂產生了莫大的迷戀。一週的第七天或許是上帝休憩的日子,我卻孜孜不倦地前往其他餐廳或夜店裡觀摩其他舞者的表演,聆聽更多的音樂。 1962年間在第七大道南側靠近格林威治村一帶有家叫Feenjon的小小咖啡廳,它營業直到清晨六點。我們這群精力旺盛到快發瘋的朋友會在希臘、土耳其及阿拉伯夜店打烊後前往這家小咖啡廳,由四點鐘到六點鐘之間,我們大玩音樂,跳得更瘋,不到早上七八點絕不罷休,這真是瘋狂到極點的行為。

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如果妳還不知道觀音老師與FCBD...屬於她的舞蹈

部落風肚皮舞的大家長,也是我們親愛的觀音老師Carolena Nericcio即將於2009年三月27日舉行在台灣地區的首次公開演出,如果妳還不知道觀音老師與FCBD,這裡是一點精簡版的資料,免得妳無法加入眾多部落姐妹的熱烈對話...












獲Carolena Nericcio同意譯自FCBD官方網站www.fcbd.com
本訪談A Dance of Her Own by India Alexis and Meaghan Madges原刊於Dance magazine November 2002

屬於她的舞蹈
FatChanceBellyDance的舞蹈表演證明了不論何種體型與尺寸的女性身軀都可以是性感無比。

訪談內容摘要:
「微微燭光烘托出舊金山市區艾米拉咖啡廳的室內氛圍,三名肚皮舞者徐徐登台,這些女性予人的第一眼印象極為深刻,她們身上充滿華麗的刺青,穿戴著色彩繽紛的長圓裙與choli,一種印度短上衣,她們佩戴的首飾隨著她們翩然起舞而叮噹作響…」

這三名舞者,Carolena Nericcio、Karen Gehrman以及Jessie Gauld皆來自名為FatChanceBellyDance的肚皮舞團,這支舞團的表演結合了來自北非、西班牙、印度與中東地區的文化,她們的表演形式衍生自女性共舞同歡的傳統,這種型態的肚皮舞被稱之為「美式部落風」,其表演形式一律採取團體共舞。

FCBD的舞者們接受即興表演的訓練,她們平日練習時鮮少採取編舞形式。這種舞蹈風格不追求勾心鬪角的競爭,每位女性皆能擁有獨當一面的片刻後,再退居後方成為追隨者。Nericcio表示,「在部落風肚皮舞的形式裡,舞者們必須順服於共舞的夥伴,大家必須同心合作,否則整場表演就會分崩離析。」

FCBD的創立人Nericcio成長於舊金山,透過她義大利裔父親與希臘裔母親的介紹而接觸到民族舞蹈。她的肚皮舞人生始於她還是個極度害羞的14歲少女,當時她接受了Masha Archer的教導。 (勇於離經叛道的Archer現在定居於舊金山專職珠寶創作,她將藝術家的品味與質感帶入了舞蹈。)

在與Masha學舞的七年時間裡,Nericcio學習與藝術、舞台表演、表演服裝設計、表演執行等事物超過對傳統肚皮舞的學習。當她漸漸發展成為一名舞者之際,她的個人風格亦漸漸變得明確。首屈一指的舞者與東方舞史學大家Carolina Varga Dinicu (即大家所熟知的摩洛可,Morocco) 將其風格定名為「美式部落風」(American Tribal)。 1987年,在開始執教不久之後,Nericcio將其週四晚上的學生聚集起來成立了FatChanceBellyDance舞團,舞團開始在夜店與私人派對上表演,今日 FatChanceBellyDance舞團包括七名成員,在各種大型場所與節慶上表演,包括舊金山的古蹟維多利亞劇院,定期於艾米拉咖啡廳的表演,以及無數藝術節…。

FCBD的課程與表演吸引了許多女性,因為她們的動作較強調肌耐力與肌肉,而非特定的身型…舞蹈是一種娛樂、藝術呈現與社交活動-FCBD將這些元素融為一體,加上對於古老舞蹈形式的傳承允諾,以及勇敢挑戰現在社會強加諸於女性身上的肥胖恐懼偏見,Nericcio說,「我們以腳趾輕點水面,卻引發了水花四濺的結果。」
想要親眼目睹觀音老師的舞台魅力?!
ATS紀元– 2009台北美式部落風肚皮舞歡聚夜
ATS Era-A Tribal Bellydance Gathering Night @ Taipei
時間:2009年3月27日星期五晚間
欲知詳情請密切注意小眼麗莎最新公告!!

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活動公告-【2008 鼓.舞.樂雙年祭】Turbo Tabla 的黑炫風Hafla

2008年秋天絕對不能錯過的中東藝術饗宴!!
結合國內知名肚皮舞團體與打擊樂好手,在舞蹈與手鼓節奏對話中,一起來感受120分鐘Non-stop的感官體驗盛會…

【2008 鼓.舞.樂雙年祭】Turbo Tabla 的黑炫風Hafla
時間: 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晚間 6:45 開演 ( 6:15 入場)
地點: 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 163-1 號四樓民生活動中心集會堂

表演者 (依北中南地區排列):

舞蹈表演
李宛儒中東肚皮舞團
鍾意珊老師暨DanceDivas締瓦中東肚皮舞團
郭淑貞老師暨愛西絲中東肚皮舞舞蹈團
翁麗瑛老師暨芳姿中東肚皮舞蹈團
陳聰慧老師暨舞魅中東肚皮舞團

打擊與節奏
台北極鼓擊創作和太鼓團
節奏玩家 踢踏.擊.樂創作團
Al Maha 中東鼓.舞團

特別來賓
Karim Nagi Mohammed

表演期間嚴禁攝錄影,拍照及錄音/
門票採預售制,現場不販售門票

票價:
A區NT$550元(十張團購優惠價NT$470/張)
B區NT$470元(十張團購優惠價NT$400/張)
請以 email (HandDrum@gmail.com) 或報名表傳真報名,註明姓名、電話、地址、座位區(A區或B區)以及購票張數,匯款帳號後五碼
銀行 永豐銀行西松分行 (代碼 807-0069)
帳號 006-004-0010157-6

2008 鼓.舞.樂雙年祭-Turbo Tabla 的黑炫風
活動時間:10月7日-10月12日
主辦單位:Hand Dance and Drumming Sky
官方部落格:http://blog.yam.com/crazydrum
Email : HandDrum@gmail.com
傳真:886-2-866 33643
行動服務熱線:0952 523 235 杜小姐/0961 158 661 楊小姐/0952 960 797 廖小姐

2008年9月25日 星期四

來自於部落-Bal Anat源起 4-4

獲Suhaila Salimpour與Jamila Salimpour同意譯寫自From Many Tribes – The Origins of Bal Anat by Jamila Salimpour
譯寫/Najla

同年度我編製了我的第一支頂壺群舞,三名女性舞者雙手持壺以站姿或地板動作來舞蹈。我的靈感來自根據Lawrence Durrel小說改編的電影Justine裡突尼西亞宮殿的場景:30名貝都因女性頭頂壺,圍著五名吹奏埃及雙簧管的樂手與一名打擊table beledi的鼓手來舞蹈。

有一段時間,我加入了印度的katak舞,這種舞結合了阿拉伯與印度舞步法以及bol。但是日前偉大的男性katak舞者Chitras Das來美任教於Ali Akbar音樂學校,在我觀賞了他精湛的演出之後,基於尊重他的藝術,我決定不再演出katak舞,既然已經有他這樣的大師可以真實呈現舞蹈的精髓,又何必去狗尾續貂?

1973年我完成了對於中東舞蹈裡男性舞蹈角色的研究,首位摩洛哥茶盤舞者因此透過我們的表演介紹給美國觀眾。這支舞受到小說故事的啟發,並且以摩洛哥料理書上令人肅然起敬,形象鮮明,沈穩而有料理能力的男士為影像參考來源。

有些腹肌舞蹈的舞者就像是畫家Ingre畫筆下的人物走出來一樣,他們不需要移動腳步,而以單點的身體部位來展現舞蹈動作,而他們的臉上毫無表情,看起來不知道是真人還是雕像,我們到了後台才恍然大悟:其中一名扮成法老王時代的舞者被要求把口中的口香糖給吐掉!

那一年,有些學生受到啟發,想要展現她們自己的才能,土耳其的Karsilama、腹肌舞蹈、刀舞分別由Rebaba、Khanza、Meta負責編排,這對我來說真是令人雀躍不已的時刻!我終於有機會親眼觀賞我學生成長後的作品了!其中幾名學生最後離開了舞團,以Bal Anat的模式創立了他們自己的舞團。

我近來聽到了幾個不同的名彙:西岸部落風(West Coast Tribal)、東岸部落風(East Coast Tribal),以及美式部落綺想風(American Tribal Fantasy)。我也聽聞了有關種族政策之事-那是很耐人尋味的說法。只要表演具有娛樂品質我都不反對。傳統並非停滯不前的死水,而每一代新生輩都自過去的經驗與智慧裡汲取靈感。由藝文沙龍至街頭藝人,由夜總會的表演到音樂廳的演出,不論是鄉村舞蹈、夜總會舞蹈或民族舞蹈,東方舞會持續發展下去。

Jamila自16歲起開始她的舞蹈人生,她先是在著名的林哥馬戲團擔任特技舞者。她修習中東音樂與舞蹈,並於1947年起在洛杉磯的藝文活動與中東夜總會裡表演,稍後她遷居舊金山並擁有一家名為Bagdad的夜總會。她於1952年起開始教舞,並且將其技巧發展成為獨特的動作分解與名辭系統。經她訓練出師的舞者與老師無以計數,她的研習週課程與其他課程大受歡迎,她常與女兒Suhaila搭檔教學。1969年她創立Bal Anat舞團,舞團發展成為40人的編制。Jamila出神入化的指鈸技法出版成冊(譯註:現在有教學CD)。她亦出版許多中東舞蹈與藝術的研究作品,蒐集中東舞者的照片檔案文獻,並應邀為肚皮舞雜誌Habibi擔任客座編輯。

本文摘自她的文章「一個肚皮舞團的剖析自述」(Anatomy of a Belly Dance Troupe),發表於Habibi雜誌第三卷之第三及第四期,以及她受邀於1997年在中東舞蹈國際研討會(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iddle East Dance, May 16, 1997,Orange Coast College, Costa Mesa, CA)上的專題演講內容。

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來自於部落-Bal Anat源起 4-3

獲Suhaila Salimpour與Jamila Salimpour同意譯寫自From Many Tribes – The Origins of Bal Anat by Jamila Salimpour
譯寫/Najla

與蛇共舞
Ernie會向觀眾展示空無一物的炒鍋,在點了火快速旋轉炒鍋幾次後拉出一條蛇來。我注意到觀眾們對於他將這幾乎亳無意識的動物放入麻袋以待下一次表演時那種排斥與嫌惡的反應。因為他對於這種動物毫無憐憫之心的對待方式讓我擔心這條蛇的性命有可能葬送在他手裡,因此我堅持要他把這條蛇交給我來保管,他照做了,把那條蛇給了我。我瞪著那條蛇看了許久,心裡忖思著要如何處理這條蛇,如果有可能,這條蛇是不是還有其他作用?很快地我了解到不是所有蛇都是有毒的,而且大部份的蛇除了飢餓外都是靜靜躺著的。那個時期裡舞團裡沒有人願意出面處理這條蛇,於是我建議把蛇引入表演節目中,其中一名舞團成員立即回應說:「我可不想變成個怪人。」於是我只好自己來,我在水玻璃板上一手持蛇邊唱邉跳,中場還自己打鼓。我過去從未看過中東舞者使用蛇來表演,我只知道印度的玩蛇人,不過他們也不是與蛇共舞。蛇舞是我發明的,是在意外取得這條蛇之後經過一連串嘗試與失敗而建立起來的肚皮舞新手具。我從未想過我們表演的蛇舞是來自中東地區的習俗或曾經由中東地區的舞者表演過。

更多的舞碼與手具…
一開始要舞團裡的女孩們穿上傳統服裝是一大挑戰,這種從頭覆蓋到腳趾頭的打扮違背了她們想要展現自己身形的意願,因此也只有我遵循這種穿法,在一邊陪伴著這些舞者,看她們逐一出場進行個人表演。

在我執教於柏克萊的早期,儘管我會教授學生們舞步,並且解釋專業肚皮舞者在表演時的樂句安排,但是當我要求學生們做個人即興表演時,學生們不是茫然,就是在兩分鐘內把所有知道的舞步跳完後,在未完的音樂聲中發呆不知所措。於是我只好以舞碼來協助她們免於邊跳邊想的苦惱。因為知道下一步的舞碼而感到安心,我希望她們能因此有能力去舉一反三。這個方法果然奏效,學生們學習的速度變快了,她們知道何種舞步適用於進場,在慢板音樂中該做什麼等等。雖然在園遊會上表演的每個成員都覺得自己的表演獨一無二,但我注意到有太多的重覆,每個人都是標準三部曲:進場、慢板與終場,然後下台一躹躬,雖然表演者的面孔換了,但是舞蹈是換湯不換藥,一成不變。

因此我決定下一年的表演重點是導入不同的舞蹈形式與風格。三歲的Suhaila負責開場,我安排了頂上平衡玻璃水罐的舞蹈,這是我在課堂上教授的舞蹈。我們還有來自阿爾及利亞的Ouled Nail舞者,Karsilama則是土耳其民族舞蹈的翻版,許多夜總會肚皮舞者會在表演終場時表演這段舞蹈讓整場表演的精彩度大增。一支戴了大地之母女神面具的舞蹈隨後被加入當作是開場舞蹈,透過這個舞蹈來表現我對於舞蹈原始起源的想法。
幾年後我無意間看見杰諾姆(Gerome)於土耳其佔領時期所繪製的一幅劍舞舞者畫像。1971年,我的一名學生以真正的土耳其軍刀表演,她模仿畫作中的舞者將刀平衡在頭上。在她的舞蹈終場時,她下腰順勢將刀插入木製舞台,讓刀留在舞台上靜待下一次演出。我相信這是美國觀眾首次見識到這樣的刀舞。到了1971年,我開始採用團體編舞形式,後來我還編製了一首團體的刀舞。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來自於部落-Bal Anat源起 4-2

獲Suhaila Salimpour與Jamila Salimpour同意譯寫自From Many Tribes – The Origins of Bal Anat by Jamila Salimpour
譯寫/Najla


Do Something with Your Bellydancers!
在人潮中我被一名學生認出,她興奮地拉著我去會見園遊會的主辦單位,一名自稱為Carol Le Fleur的女士。她看起來疲憊無比,狼狽不堪,而她的問候語更是完全不掩飾她心中的怒氣:「想必妳就是那位要為這一切混亂負責的肚皮舞老師吧!」她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地下最後通碟:「聽著,」她的口氣中充滿絕望與痛苦,「妳必須出面阻止這一切混亂,我不是對肚皮舞有成見,只是未免也太多肚皮舞者充斥全場了,整個園遊會裡都是肚皮舞者,她們不但影響交通,霸佔道路與舞台,爬山走石,還會從樹上掉下來…到處都是。」她試圖維持笑容,但口氣越發嚴肅:「明年我們可不想再發生這種狀況,這些肚皮舞者應該要予以嚴加管理:30分鐘的舞台表演,就這樣了,我們受夠了!」我盡力向她保證我會向我的學生們詳細解說,並且配合主辦單位的規定。我安慰了那位心力交瘁的女士後,繼續在園遊會裡走動,或者說我強迫我自己去親眼目睹這一切。

那時園遊會裡所有的表演活動都未經管制,會場裡有幾處小舞台,以及一處名為班強森的華麗大舞台,任何人,不論是不是專業表演者,只要願意都可以登台表演。雖然園遊會的主題與現代感無關,但充斥耳邊的不外是爵士樂或鄉村音樂,直到警衛人員獲報前來制止為止,他們會要求表演者注意自己的表演必須符合園遊會的16世紀主題。

肚皮舞又與這一切有何關係?天曉得!恐怕也無人在意吧!這一切不過是要讓大家有個開心的體驗,我想這才是園遊會的精神與重點所在,此外,仿古服裝其實挺有賣點。在會場裡表演的學生們程度並不特別好,因為我詢問了幾個程度較佳的學生與我一起來參加這場園遊會活動。

Bal Anat初試啼聲
1968年的九月,成立舞團的點子開始在我腦海中打轉,那一年我們還沒有樂師可以同台,我自己獨撐了半小時的手擊鼓,為每位學生擊打出合適的節奏與速度,一名新近購買了中東手擊鼓的民族舞蹈舞者現學現賣,在舞台上協助我演奏。真是一團亂!想起來都覺得悲哀!不過除了我自己心知肚明,觀眾與學生們渾然不覺。我強作微笑,為每位演出的學生打氣加油,觀眾的反應很好,他們很喜歡我們的演出。我暗自發誓明年一定要以水準以上的演出重回園遊會。

從這個倉促成軍的開始,舞團的核心特質卻已然成形。在為舞團命名時,我希望能榮耀大地之母Anat,我在Anat前冠上了bal,法文的舞蹈之意,Bal Anat就是大地之母的舞蹈。

我深知夜總會肚皮舞表演那一套不適用於文藝復興歡樂園遊會[譯註:Jamila不但本人在當時知名中東夜總會表演,也訓練學生成為專業夜總會舞者],而我過去在林哥馬戲團所受過的特技訓練與經驗派上了用場。我將Bal Anat的表演風格設計成像一場常見於中東地區的節慶或市集上的雜戲表演,我將節目內容設計成融合來自中東地區不同的古老舞蹈形式而產生的豐富表演。此外,我們還有來自埃及的Gilli Gilli與來自摩洛哥的Hassan這兩名魔術師。我們的埃及特技舞者身段之柔軟矯健完全不讓他們的前輩專美於前。我們甚至還有一位在柏克萊大學教授數學的希臘籍教授深諳以牙齒頂起一張桌子,而同時還能在桌子上放上年幼的Suhaila而不失去平衡的特技!

這個表演風格後來流傳全美,擔綱演出者有人知道其來源,但是有更多人不知道所為何來。許多觀眾相信這個表演呈現出的是道地的,貨真價實的中東藝術,其實這是半真實半杜撰的合成物。在舞團宣傳單上我們告訴觀眾演出成員來自不同的部落,或許這正是部落風一辭的來由。

我們的「部落風」表演發展與日俱進,到了1969年時,我們終於得面對音樂這個議題。過去以來我們以室內表演為主,習慣使用擴音設備的樂器。園遊會的16世紀風情主題訴求讓主辦單位決定在硬體設備上也要配合16世紀,力求擬真,因此不應該出現任何電力設備、電池、可攜式揚聲器,更遑論20世紀的音響系統了。我們因此被迫重新找回在夜總會表演之前的那些部落音樂,同時為了適應戶外表演的特性,我亦極盡所能地製造各色噪音:指鈸、叉鈴、鈴鼓、木製響板、中東手擊鼓、夫妻管(mijwiz)、table beledi(一種以皮帶固定的大型框鼓),以及框鼓。舞團成員都學會了彈舌呼號,這是中東地區人民為了表達歡慶的特殊聲法。


所有我過去合作過的專業樂師對於在晨光時分起床,開車前往偏遠郊區,在沙塵飛舞間演奏表演興趣缺缺,更遑論在薪資低微的情況下了。只有白天擔任理髮師,業餘客串烏德琴的Louis Habib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來友情客串,但是很快地,這件事對他不再有趣了-因為烏德琴是非常細緻的弦樂器,很容易被鼓聲淹蓋,埃及雙簧管則不然,在以埃及雙簧管錄音帶教了幾年舞之後,我終於蒐集到幾支埃及雙簧管,並且詢問在園遊會裡的工藝師們是否有意願協助演奏它們,在會場裡總是會有些人自告奮勇地坐上台來。我希望能有些安排,但是事情變得越發難以控制,我們的第一位能演奏出幾乎像中東樂師水準的埃及雙簧管手是工藝師兼音樂家的Ernie Fishbach,他融入了印度音樂,卻能巧妙地呈現出中東風味,他於是成為我們舞團樂師群的主力,並且教授那些願意死命鼓著腮幫子來吹奏樂器的業餘玩家們。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Jamila Salimpour Workshop學習心得報告搶先看

到目前為止,小眼麗莎在意珊老師的貼心照顧與指導之下,有驚無險地度過了Jamila Salimpour Workshop的頭三天。

但這的確是無與倫比,難以言喻的生命經驗。

在這個五天的課程裡,我們學習的不只是傳奇大師Jamila Salimpour的指鈸技法與動作,我們還得以分享她八十多歲的舞蹈人生裡種種的奇妙體驗,見證肚皮舞發展的歷史。

在這個教室裡,小眼麗莎見證了部落風肚皮舞的精神-來自世界各地的舞者們:瑞典的土耳其裔女孩、得過BDUC名次的正統土耳其舞者、比利時女生、荷蘭妞、韓國妹妹,還有來自台灣的,被Jamila稱為my double-time girl的意珊老師與超愛問問題的小眼麗莎,以及其他台灣舞友們。我們和諧無比地打著各種指鈸指法與行進動作,整個教室裡那種能量實在太動人。

這經驗充滿強烈對比,有時令人無以是從。

在體力上,意珊老師說沒有Suhaila Workshop來得吃力,但是拿著沈重的Salimpour指鈸狂打數小時,小眼麗莎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作手指抽筋無法動彈的感覺;在精神上,卻從未如此豐足充實,Natural High到一個不行,那指鈸與音樂混合在一起的響聲在耳際縈繞不去,因為Jamila那勇敢無畏而充滿轉折的人生故事而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在Jamila聞名的Non-stop動作與指鈸組合圓圈之外,小眼麗莎非常幸運地能與意珊老師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一起接受Jamila無料放送的私人指導,那短暫時間裡的收穫實在是太驚人。她大方分享極具歷史價值的各項資料,鼓勵我們問問題,巴不得我們能全部吸收消化的心情,更是令小眼麗莎有種無法抗拒的…使命感。

這個女人的人生故事太過於精彩,她與肚皮舞,與Salimpour Legacy的緊密連結有時會令人喘不過氣,第一次親身感受到英文裡叫作Larger than life(比生命更為重要可貴)的意義。

小眼麗莎需要一點時間去沈澱,去整理這幾天所經歷的一切,這是一種人生中何其幸運而得以擁有的寶貴經驗…小眼麗莎誠心地建議舞友們為了自己的舞藝,更為了自己的人生視野,一定要給自己機會,給Salimpour Legacy一個機會!

更多的幕後花絮與動人故事Coming Soon…

寫於Day 3, Jamila Salimpour Workshop

我的Jamila體驗 by Yasmela 4-4


譯寫/Najla
圖文獲Gilded Serpent 同意譯自 The Jamila Experience by Yasmela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gildedserpent.com/art41/yasmelajamila.htm



雅米拉教導我們如何以旨在表演的前提下去跳舞,我們學會夜店表演所需要的一切技能,同時間我們亦學會了基本動作技巧,然而,舞蹈與音樂才是引以為據的標準。

雅米拉關於舞蹈的基本動作技巧一事非常要求。我學會兩腳著地不出聲響地shimmy,然後順利地進入踮腳shimmy。我膝蓋略彎,穩定地移動,身體不會搖晃或彈震。當我使用刀劍入舞時,平衡一事絕對難不倒我,因為我從第一堂課起所學會的身體姿勢讓我得以在不需要頭飾協助頂上平衡的狀態下取得平衡。雅米拉不斷地在課堂上耳提面命,要求我們雙腳拼攏。我由她身上所學習到的基本動作技巧在今日舞者身上仍然可以看到,即使我自己的學生也往往被認為是雅米拉的舞者,或至少是有學習過她技巧的舞者。這一切都與中心平衡有關。我們上課時沒有社交或找樂子的感覺,與雅米拉上課比較像是宗教團體聚會的氛圍。我從未打進過她的核心圈子,與雅米拉也不是那麼親近,但是她知道每一個與她學舞的學生,彷彿是一朝與她學過舞,這輩子都會被認為是她的學生。


本文作者攝於離開雅米拉自行創立舞團時
雅米拉對自己舞團的看法絕對來自於她的創造,那像是充滿綺想,天馬行空的吉普賽藝術或馬戲團,好得沒話說的劇團表演。它令東方舞成為更容易為廣大觀眾所接受的藝術表演,破除觀眾們對於肚皮舞只有較脫衣舞多一點異國風情,而表演不外乎脫掉身上衣物的刻板印象。東方舞混搭少數民族舞蹈動作的部落風形制非常適宜戶外表演,包括藝文節慶活動與像博物館這些全家大小一起出遊的場地。 那是非常棒的娛樂表演。雅米拉舞者們在夜總會裡與藝文活動上表演的舞蹈是一樣的,同樣是以民族舞蹈形式添增了表演的變化與可看性。隨著時間消逝,我開始接觸一些東歐民俗舞蹈,達布卡舞,以及其他北非與中亞舞蹈,我開始學習更多來自不同地區的不同文化,這些文化皆對東方舞的形成提供不同程度的貢獻。我開始辨識舞蹈形式,學習辨別來自不同地區的音樂:埃及、黎巴嫩、土耳其、希臘、波斯、摩洛哥與突尼西亞。它們全都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雅米拉採用少數民族風格與異國風情的服裝創造了全新的表演風格。她開啟了今日美式部落風格肚皮舞的視野,並且始終堅持紮實的舞蹈基礎。她讓東方舞走出了夜總會,進入了更為寬廣的美國生活環境中。雅米拉啟發了新一代的舞者投身於研究及探索近東、中東、北非、中亞地區的舞蹈形式。

她對於讓東方舞這種舞蹈形式於原生族群之外展現魅力而大受歡迎,居功厥偉。她改變了許多從未想過穿戴表演服飾上台表演的美國女性們之生命。對於我這個來自嬉皮年代的單親母親來說,肚皮舞是大膽而革命性的舉動。即使妳不是身處於貼近雅米拉的核心圈子裡,隸屬於其他早期肚皮舞老師與學生的邊緣圈子就已經令人非常興奮了。那是非常特別的經驗。


你對於她個人行事風格或舞蹈立場的看法無關緊要,雅米拉對於今日中東舞蹈的演進與普及化有難以言述的鉅大影響。她對於數以百計的舞者與樂師們帶來了極為深遠的影響,這一點是無法抹滅亦不容否認的。我衷心感謝這些讓東方舞在美國普及化的舞蹈前輩們,以及這些我曾經有幸與之學習請益的老師們。雅米拉是我的啟蒙老師,她的成就應該與這些讓我們更了解東方地區舞蹈的出色女性與男性們並列。我對於她引領東方舞改變我的人生永遠誌銘於心。

2008年9月18日 星期四

我的Jamila體驗 by Jasmela 4-3


譯寫/Najla
圖文獲Gilded Serpent 同意譯自 The Jamila Experience by Yasmela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gildedserpent.com/art41/yasmelajamila.htm

第一堂課之後,我深深地著迷了。我每週六都去報到,花兩個小時讓自己沈浸在那美妙的舞蹈中。我在舞蹈中全神貫注,因為我也無暇管及他事。那是一種會上癮的過程,那時我很年輕,經濟能力不佳,但我總是想辦法湊足每週上課所需的三元美金費用,我就像是海綿一樣竭盡所能地吸收一切。很快地我就趕上進度,再也不像個笨手笨腳的新手了。我找到可以練習的音樂,卻從未找到雅米拉在課堂上所使用的那些神奇音樂。那些音樂直接嵌入我靈魂深處,我卻在放棄找尋這些音樂的數年之後輾轉由另外一名雅米拉的舞者那裡取得。我的課程安排緊湊到一個不行,我儘力閱讀所有與這種舞蹈相關的資料,聆聽各式各樣的音樂,即使這些音樂與中東文化全然沒有關係,並且很快地進入民族音樂與舞蹈的相關領域裡,這些民族音樂與舞蹈正是原生根源。我翻遍雜誌,勤上圖書館去找資料、照片與舊的照片紀錄。我展開了儘力學習這種舞蹈相關知識的終身學習之旅,包括孕育這種舞蹈形式的文化與音樂。我前往夜店像是CasbahBagdad觀賞我的同學們在學生之夜的表演。 我再也不會在雅米拉走到我面前示範頭部動作時笑出聲來,我認真地在整堂課的時間裡看著她。事實上,這種專一不二的專注力在我整個舞者人生中的每堂課與研習營中對我幫助極大。試著在教室裡找到前排位置,專注地觀察老師的示範教學。

有時雅米拉會找高年級學生來示範動作。我還記得安靜而非常異國風情,非常厲害的Galya,她是我所見第一個穿著帶有部落風味的夜總會表演服裝舞者,那是1970年代早期的典型風格,這風格因為雅米拉的舞者們而變得非常普及而流行。她的頭飾上在兩側綴有小幣飾,並以細鏈子綴上更多幣飾,形成像是帽子一樣的頭飾,這頭飾令人想到1920年代知名女演員Theda Bara在劇照裡的裝束。她身上穿戴各式古董珠寶,由套滿手臂的銀手鐲串到飾有青金石的項圈不等。她身上穿著一襲白色assuit布料長洋裝,這衣著不但襯托出她的身形,更在她移動行進間產生極為誘人的擺幅。 Assuit布料是雅米拉與她的舞者們的招牌特色。這種以銀線織成幾何圖形作為裝飾圖案的六角形披巾織物,其布料有種重金屬片的垂墮感以及迷人的閃爍光澤。雅米拉的學生們莫不熱切地四處找尋這種料子,並將之製成衣物。

Nakish 是我開始上課那年在文藝復興節上擔網表演劍舞的舞者,她身材高挑而豐滿。她的膚色像是濃郁的巧克力,她將一頭長髮梳於身後,或紮成高馬尾,或以吉妮小精靈造型的小帽冠於頭頂。她塗著明亮的土耳其藍色眼影搭配黑色眼線,並且在眼線下以白色及紅色小點作為裝飾。全身上下散發著令人難以抗拒的異國風味,她是一名生氣勃勃的舞者。她強壯而優雅的雙手與塗上艷紅色蔻丹的長指甲在她戴滿手鐲的雙臂兩端細緻地擺動著。她看起來就像是一位行旅各地飽見世面的努比亞公主。往往在一連串令人驚嘆連連的動作之後,她會突然靜止下來,以穿透心靈的凝視和敞開而勾人心魂的笑容令觀眾臣服於她的舞台魅力之下。她的頭由一側優雅地滑向另一側,同時她會眨眨單邊眼皮,在頭側向另一側時眨眨另一邊的眼皮。觀看她舞蹈的經驗彷彿是被蛇妖所迷惑,一旦她直視著你,你就會感到全身無氣力,只能任其宰割。她那活潑而充滿歡愉的風格與其他雅米拉舞者截然不同,Nakish讓舞台充滿能量感,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不同於雅米拉那引人入勝的風格之外其他舞者擁有同等魅力的個人風格。

Aida是雅米拉的得意門生,我開始上課時她已經在進行專業表演的工作了。我對她有種混雜了敬畏、羨慕與尊敬的複雜情緒。她經常來為雅米拉示範動作,特別是地板動作的部份。Aida身材高挑,膚色黝黑,常常以不同的髮飾或髮夾將豐盈如波浪的長髮束於腦後。她的胃部動作[譯註:應指的是腹肌運用] 簡直是出神入化,她花費許多時間在鏡子前面練習;她的面部表情別具個人特色:愛翹嘴巴、充滿感情,專注地目不轉睛。
她的胃部外側肌肉[譯註:以人體構造來說應該指的是腹直肌]像瀑布一樣地向下波動著,產生像風吹過水面般的漣漪,然後進入快速抖動,這動作激烈到她腹部衣物上所有的幣飾與小鈴鐺叮咚作響不已。這絕對是令人嘆為觀止的精彩表演!她的土耳其下坐動作更是令人屏息地萬分美麗,先由快速旋轉開始,她會突然靜止,雙手過頭,拱起腰來同時下座於地面上,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這絕對是肚皮舞裡最戲劇化的動作之一。

隨著地板動作的人氣指數不在,這樣的表演如今已經很少見。即使在過去地板動作是最能吸引觀眾的招牌動作時,也少有舞者能表現得如此精彩。我們全都毫無怨言地練習著,而這個動作我從來都不上手,我的地板動作不如這般富有張力,但我以自己的方式戲劇化地完成地板動作。我曾聽說在所有雅米拉的舞者裡,Aida最像她本人。她以同樣的方式蓄留長髮,擁有同樣的體型,在舞台上呈現的風格亦極為類似。雖然有些人覺得她的風格較為沈重而有壓迫感,我倒覺得她那全然融入音樂裡的風格非常振奮人心,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力道。她的taqsim 與地板動作是我曾經見過的肚皮舞表演中最為精彩的,她的招牌動作,像是站著向後下腰或在舞台邊跪著下腰,莫不以運動員般的精準以及優雅來完成。她的指鈸表演簡直如巨星般耀眼,雖然有些人抱怨她的指鈸與樂團嚴重較勁。我從來不覺得她令與之同台的樂師們失色,我認為她是整個音樂表演的延伸, Aida是一名能振奮人心的傑出舞者。

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我的Jamila體驗 by Yasmela 4-2

譯寫/Najla
圖文獲Gilded Serpent同意譯自 The Jamila Experience by Yasmela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gildedserpent.com/art41/yasmelajamila.htm
關於Yasmela請參見http://www.gildedserpent.com/aboutuspages/Yasmena.htm


學生們紛紛自原先的隊形解散,去補充水份或走到教室外抽煙,或三三兩兩聊起天來。當我走過教室時我無意間聽到同學們討論著表演服裝、即將到來的文藝復興節表演以及許多有著異國風情名字的舞蹈。雅米拉被一群耐心等待她回應的學生團團包圍。她會先宣佈指派哪些學生去特定場所表演,例如CasbahBagdad,對於表演服裝作出評論與建議,以及彩排時間等。我只是坐在一角,默默地按摩著酸痛的雙腿。我以為這堂課已經結束,但是雅米拉突然再次走到教室中間,學生們紛紛又聚集過來。我們就像產季時期的鮪魚一樣井然有序地站好,全神貫注地等待雅米拉再次開始上課。這時的音樂速度比先前的音樂要慢些,其結尾顯然亦與先前的音樂相當不同。雅米拉將她的雙手放在臀骨前,以其手臂優雅地呈現出上半身軀幹的線條,並且以彷彿不費吹灰之力的姿態移動上半身。她於是又站在我們面前逐一示範一種名為sindari的精細頭部動作:伸出去,伸出去,兩側,畫圈圈,半月形,半月形。當她來到我面前開始示範這個動作時,我忍不住笑出聲來,而且完全無法運用我的身體來達成她所示範的動作。


她瞪了我一眼,清清喉嚨後馬上走到我左邊去,把我直接跳過。我可以感覺到自己雙頰漲紅,我覺得我很丟臉。我覺得好可怕。我居然錯失了機會,我只想隱身於舞蹈教室的牆面裡。

從雅米拉走進舞蹈教室的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好老師不多見,如果我們有幸得遇,我們就會發現這個可以傳授我們特殊知識,改變我們生命的特殊之人。我從未見過其他人像她一樣地運用身體,她身體在每一個動作的運用部位皆被精心設計過,流暢豐富,充滿深度,完整而且駕馭自如。當她翩然起舞時,她身體的每個部位,包括那細緻的指尖皆隨之成為舞蹈的一部份。她的雙眸、臉孔、頭、手、軀幹、臀部與雙腳皆因為與音樂應對而舞動著。她所散發出來的力量實在不可思議-難以言喻的駕馭能力、高度的掌控能力與台風呈現。 她帶領我們一起以令人驚異的精準度做著緩慢而困難的taqsim。我了解到雖然她把動作分解得非常精細:頭、肩膀、手、胸腔、臀部,但是有許多動作技巧之外的事物存在著。我花了許多年才將這部份與我的身體整合。我在當下就知道我將會花費一生來努力達成雅米拉所呈現的舞者風範。

接下來的45 分鐘裡我們練習立式taqsim、簡單的紗巾動作,最後是地板動作。在我們屈身蹲下去時,我已經累得準備躺下去喘氣了。那堂課所教授的資訊實在太多了,我既興奮同時又非常困惑。雅米拉話說得不多,她示範動作給我們看。她自己沒有做地板動作,而是由其他人來代勞,她則負責講述,她未將這些動作分解說明,我們也沒有抄筆記;也沒有講義這回事。我們透過身體統協慢慢學會這些動作,我們透過改變動作之間不覺得猶豫,亦無需思考而學會那些步法。她不斷地示範動作直到這動作變成我們身體的一部份,即使達成這個階段,還是有許多有待改盡以臻完美之處。從第一堂課起就充滿了許多未曾說出口的期望值等待著我們。我們被要求能闡釋音樂,去感受音樂。我發現我必須自己去做地板動作以便紀錄我所學習的部份,雅米拉不是非常樂意提供講義或資料的老師,但是那時期在夜店裡有許多很棒的現場演奏音樂,不同的資訊在舞者之間分享著。

雅米拉不是會悉心呵護他人的人,亦不會舌燦蓮花地哄騙學生,她極具權威,堅持己見而且極度令人信服。留在她身邊那些努力表現的舞者不但能獲得她的尊敬,更能成為千中選一的箇中高手。她彷彿在學生身上留下火種,一旦妳靠近她,給她機會好好觀察妳,她便會引發妳心中那把熊熊火焰。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要成為一名「雅米拉的舞者」是非常之人。

雅米拉教授我的步法與動作為成我內化的肢體語彙,最後進而演變成為我自己的舞蹈語彙。雅米拉讓我見識到了何謂尊嚴與專業。由她少數的要求裡由我學會了引導我走過舞者人生的行為:不在舞台上表演時我學會拿衣物包覆自己的身體,不讓任何人以不適當的方式來碰觸我,絕對不以引發負面回應的方式來呈現我自己或我的舞蹈,不以舞蹈來自我擴張。舞者是一名表演者,是一名女演員。化粧是我們的面具而服裝則是這整個喬裝行為的一部份。站在舞台上表演意味著擔負起對妳的觀眾與合作的樂團最大的責任。舞蹈以一種古老而難以言喻的歷程穿透我們,但我從來未曾感受到理教的沈重負擔。就像其他好老師一樣,雅米拉以實例來教授她最為重要的功課。當我對自己在舞蹈中的身體越來越能掌控時,我對自己個性上的觀察與掌握度亦與日俱增。我的生活開始上軌道,我發現自己擁有驚人的力量與意志力。我在舞蹈中找到能令我自己發聲的方式,這正是雅米拉送給我的禮物。

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我的Jamila體驗 by Yasmela 4-1


譯寫/Najla
圖文獲Gilded Serpent 同意譯自 The Jamila Experience by Yasmela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gildedserpent.com/art41/yasmelajamila.htm


1972 年我步入舊金山市區普瑞西迪歐街上一間小小的舞蹈教室,教室對面有一家名為陸克斯(Lux)的古董店,這家店的店主剛好是我的朋友Wanda與她的先生 Jim Helms。事實上,正是Wanda 說服我去上這個曾經在她店裡出現的神祕女子所開授的舞蹈課。這名女子似乎透過Wanda的古董店販售幾件非常精美的少數民族首飾,並且成功地說服Wanda去上她的舞蹈課。那時我剛生完第二個小孩,正歷經著充滿改變與演化呼聲的時代-60年代。肚皮舞聽起來相當令人興奮又充滿異國風味。我喜愛跳舞,接受正式的舞蹈課程教育聽起來似乎是個好點子,最後我面臨在肚皮舞與太極之間的抉擇,Wanda堅持肚皮舞才是最適合我的選擇,她甚至送了我一匹薄紗花布好讓我製作燈籠褲與上衣,所以我做了一套上課服裝,決定去試試肚皮舞。

那小小的舞蹈室裡擠滿了女性,在那個會令人產生幽閉恐懼症的長方形教室裡擠了至少三十個學生,只有一面牆有鏡子。有些女生已經穿了相當正式的服裝:燈籠褲與削肩上衣、點綴了飾品的胸衣、薄紗大圓裙、銀色手鐲、叮咚作響的耳環以及飄逸的紗巾。這景像馬上吸引了我。綺想與特製服飾是我在Haight Ashbury生活時期的重要部份。 有幾位女士在鏡子前面擺弄姿態,在練習滾肚與胸腔動作時臉上出現極為嚴肅的表情。因為心虛的緣故,我偷偷退到教室後方,對於自己那套花花綠綠的上課服感到非常窘迫。我沒有腰布和紗巾,更別提首飾與指鈸了,我心中暗自開始開立下堂課所需要添購的品項-前提是如果我還想繼續上下去。

我心中種種想法隨著雅米拉走進教室大門的那一刻而煙消塵滅。這個令人很難不印象深刻的女性全身穿著黑色衣物-寬鬆的絲質軟料燈籠褲包覆了她的腿部,長袖黑色絲質長袍在及膝邊緣綴飾著金色紐扣。她扛著一台超大錄音帶播放機,把機器放在桌上。在腰際繫上一條精心縫製的幣飾腰布後,雅米拉蹲下身來,將重心放在臀部上,在一只碩大的皮包裡仔細翻找著,最後找出了一對非常鉅大的指鈸。她將指鈸分別戴於雙手拇指與中指後,緩緩起身,將皮包推置一旁,按下錄音機。雅米拉大方地走到舞蹈教室中心,等待我們排列成一個大橢圓型圓圈。她由指鈸練習開始: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她邊擊打邊走過圍成圓圈狀的學生,在我們面前逐一擊打示範。

打從雅米拉走進教室那一刻起,教室裡就鴉雀無聲,每個人的眼睛都緊盯著她不放。我們這些沒有帶指鈸來上課的學生高舉雙手,以手指模擬節奏。在雅米拉走過圍成圓圈狀的學生們,與每個人都有了目光接觸後,我們全部向左轉,開始跟隨著tabla baladi 與 wailing mijwiz的重拍緩緩移動。

雅米拉會喊出不同的步法,例如「踏腳動下腹」與指鈸的指法,「右手左手踏一步,右手左手抬臀部」。我掙扎地做出這些奇怪的動作形式,我的雙手向上向外伸展,試圖讓我的手肘呈現圓弧線條,努力讓我的身體適應似乎是必要動作的下盤重心為主之身體姿勢。偶而會有人環視教室,這時雅米拉會大喊:「專心看著我,不要去看別人!」這緩慢移動卻井然有序的行進隊伍則是恍若無聞地繼續走下去,每過一會兒雅米拉就會改變步法。我們經歷的是彷彿永無止盡的改變指令,而這些改變皆需要越來越複雜的步法與肢體動作。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臂越來越沈重,因為雙臂必須舉起自身重量,我試著讓它們保持在向上平舉且同時向外伸展的姿勢。我的雙腳感到越來越不穩,這來自於大腿承受了許多因為奇怪的新姿勢所帶來的衝擊,每次改變一個新步法時,我都覺得自己因為掙扎著學習新動作而會搞砸整個行進隊伍。

經過了約三十至四十分鐘不休息的運動後,我們練習了一連串的shimmy數拍與越來越複雜的指鈸指法後,最後以open spin結束。舞者們之間爆發了一陣叫聲,每個人都以手掩口來施行這個名為呼號(zaghareet)的動作。那是種奇特的噪音,令我有點毛骨聳然,但卻又營造群體中極為有力的回音應對。除了東方舞中舞者於舞台中央敞開自己進行表演之外,呼號的力量讓許多害羞矜持的女性有機會發聲。我深受這群體力量、自由、似曾相識的肢體動作、音樂的吸引,特別是音樂,令我心醉神迷不已。

2008年9月15日 星期一

部落風肚皮舞的祖媽-雅米拉(Jamila Salimpour)

在小眼麗莎前往舊金山親炙西岸肚皮舞傳奇大師,亦是部落風肚皮舞公認開宗舞團Bal Anat創團團長雅米拉(Jamila Salimpour)的技巧研習營期間,將由Najla來為大家介紹這位絕對不能錯過的傳奇人物。

如果部落風肚皮舞開宗大師對妳來說沒什麼特別,那麼不妨換個方式想想看:這個曾經是馬戲團特技女演員,活躍於嬉皮時期的東方舞世界-由舞者變成夜店經營者,帶進了蛇舞與茶盤舞等特殊手具的女性,她開啟了當代肚皮舞巨星Suhaila Salimpour波瀾壯濶的舞蹈人生,一手打造了三代肚皮舞者的Salimpour家族傳奇...。


年逾八十還能連站三個小時打指鈸-光是這一點就值得大家尊敬了。這亦是小眼麗莎決定參加Jamila研習營的起點,在Rakkasah上小眼麗莎跟著大家邊走圓圈邊打指鈸加上換腳步而忙得七暈八素,眼見許多舞者頻頻作筆記,只能在心中暗自佩服她們的勤奮好學-這絕對超過小眼麗莎在體力與心智能力上的負荷了!但更可怕的是這位和藹有禮,精神奕奕的老太太,居然在我們上廁所的上廁所,吃東西補充熱量加狂喝水,想盡辦法喘口氣節省體力時,站在學生們圍成的圓圈中央長達三小時都不用坐下來休息!她的氣色與筆直的姿態看起來像是六十多歲,但實際上已經是八十歲,果然肚皮舞不但能雕塑身材,還能養生回春。

坊間許多舞友都說雅米拉技巧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她出神入化的指鈸技法,以及她大如淺草仙貝般的鉅幅指鈸,的確,這正是大家所熟知的雅米拉形制技巧特色,不過造就一名偉大舞者絕對不僅僅是外在可見的動作技巧,而是其人生智慧與心靈視野的累積與轉化成果。希望舞友與讀者們透過曾經是雅米拉學生的前輩舞者Yasmela追憶她與雅米拉學舞的日子與雅米拉帶來的影響,也能略略感受到這位傳奇舞者的精神與風範。


在Rakkasah上雅米拉技巧的課堂上,最令小眼麗莎印象深刻的除了三代同堂一起教舞的驚人景況,課程尾聲老太太與我們一起坐下來,大方分享她超過半世紀舞蹈人生裡的點滴,這才是最大的收穫。雅米拉是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的見證者,更是開創重大發展的幕後推手,她一手訓練出來,教育出來的學生與乃至受其影響與啟發的後輩中,不乏今日肚皮舞與中東藝術領域中的優秀人才:Masha Archer與John Compton是其中幾位,Masha的學生Carolena Nericcio則據此創立了ATS,John Compton則創立了Hahbi’ru民俗舞團-他們的表演啟發了Rachel Brice投身ATS與部落風肚皮舞的學習與表演,進而開枝散葉促成了今日部落風肚皮舞繁花盛開的豐富面相。

老太太這一切慷慨無私的分享,為的只是讓學生們在資訊爆炸的今日,學習做出經過思考的明智抉擇(Educated Decision/Choice)-妳可以有創作自由,但是不應該以自由之名誤導觀眾與自己,保留傳統文化精神是表演者的專業表現與職業道德,更是打下個人品味的基礎所在。這一席話令小眼麗莎體會到即使只是玩票性質或非全職,我們皆應該對自己與他人負起基本責任,這才是終極玩家應用的表現!

當然小眼麗莎在雅米拉與Suhaila密集操練下的血汗人生也絕對會公佈於世,讓舞友們感同身受一下,敬請期待!

2008年9月12日 星期五

舞蹈的療癒力量3-3

圖文獲The Hip Circle線上肚皮舞雜誌同意譯自The Healing Power of Dance by Nedra Bashira


數星期過去了,我再度經過那間舞蹈教室,只是這次剛好碰上下課時間,每個人都在快樂地與他人交談...哇!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出過門去與其他人相處了,我緊張到根本不敢踏進教室去面對任何一個人,我處於情緒沮喪的最高點,我對自己的外在容貌全然不在乎,大部份時候我只覺得自己非常不幸... 然而,某種奇妙的感應要我走進去... 而我的人生從那一刻起全然改觀。

打從我的第一堂課開始,這舞蹈像火焰一樣深深吸引住了我,我變得非常不滿足,渴望更多,當然我必須順從我的身體情況,面對癌後恢復,但我真心相信這舞蹈治療了我的身心靈...它協助我走出沮喪,讓我重新回到人群裡。因為身體上的挑戰,我被迫張開雙眼去看看自己過去外在與內心的美好,於是憎恨與自我咀咒慢慢融解於無形,我與先生的婚姻關係所帶來的創傷令我覺得自己非常不漂亮又一無是處...但我真是大錯特錯了....我在迴旋與shimmy之間慢慢走向今日堅強的我,我放鬆而精力充沛,全然療癒。

現在你發現我不但教授與表演中東舞蹈,我也致力於協助社區裡那些正處於我過去創傷經驗裡的人們...我參與肚皮舞大師營、舞蹈治療、瑜伽與彼拉提斯、教授研討會,與客戶一對一提供諮詢。我喜歡從工具箱中拿出最愛的壓箱法寶-肚皮舞與瑜伽,來告訴這些婦女她們的確是美麗的,而她們內心深處擁有這力量與美好。

我們致力於創造超越基本人類需求的品質生活,沒有喜樂的生命將空虛無比...而那份喜樂必須先發自我們內心,在我們能分享之前,這份喜樂無法由他人身上取得...

我希望每個女人走出我的辦公室或教室時,她們都感受到自主能力,準備好獨立地面對世界[譯註:不是獨力]...明瞭愛、安全感與喜樂。

回應
Mahasti-驚人的文章,Nedra!謝謝妳的分享!

River-身為男性我無需先生來虐待我,我自己苛待自己,混在肌肉男子堆裡,試圖追求自身外的喜悅。我希望釋放沮喪情緒而引導我自己走上自我發現的旅程,我內在的陽剛與陰柔特質獲得統合。我非常害羞地去參加了肚皮舞課程,我的身體姿勢一天比一天更為改善,我肩胛骨的疼痛不再,我的心靈世界重新招喚復甦。我成為舞蹈社群的一份子,我感受到被關愛的溫暖。

Nedra-謝謝妳,Mahasti...妳好貼心... River,我要恭喜你!能看見舞蹈的力量獲得施展,感覺真好!我們樂見更多男性舞者踏入他們內心世界,釋放種種壓力!歡迎你的加入!
Natalie-謝謝妳的文章,我曾經處於非常惡性的兩性關係裡,我也遭受過苛薄無情的男人與酒精藥物之苦。舞蹈賦予我新的支援系統讓我度過這掙扎。它在我前男友口中那些可怕話語迴蕩於我內心深處時,找回我的自尊心。與我共舞的女性們都真心關愛我,在我舞蹈時,我感到自己如此特別,那可怕的生命經驗遠離了我。

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

舞蹈的療癒力量3-2

圖文獲The Hip Circle線上肚皮舞雜誌同意譯自The Healing Power of Dance by Nedra Bashira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S/81.html


我永遠都無法忘懷我在事情發生之後頭幾週內的感受,在我的生命中我從來不曾感到如此無助…不,我不要他回到我的生活裡,但是要他改變自己是絕無可能的…那些酒精、藥物、大大小小的犯罪行為…一開始他隱藏得如此巧妙,而老實說,我居然如此愚鈍,我不知道我是否還能再愛上別人。

很長一段時間,我為自己任由他擺佈到這個景況而感到罪惡,他令我遠離我所愛的事物,我所愛的人們,他令我遠離了我真實的自我,我成為了空殼子…

有一天在步行上班的路上,我經過了一所當地的舞蹈教室,由教室裡傳出來的音樂是如此令人心醉神迷,教室裡的女性們是如此美麗動人,不論年長或年輕,她們都充滿歡愉,盡情跳舞跳到天塌下來也不管的樣子…我駐足觀看了一會兒,然後繼續前往工作的路途,那是一份在當地藥房充滿壓力的工作:接聽電話、處理病患、管理倉儲、準備處方籤,所有事情都要儘快完成,而我又沒有可以分擔工作的援手。我的生活充滿壓力,我的工作壓力沈重,當我幾乎把所有的薪水都拿來付給保姆時,我覺得我工作的代價實在太愚蠢了…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個時刻,我幾乎想要放棄這一切…我被診斷出罹患子宮頸癌... 我心力交瘁,對於能停下腳步來休息感到萬分高興,哪怕是因為疾病的關係...


我的成年人生裡長年修習瑜伽,直到我結識我先生後中斷。現在,這無比沈重的沮喪與持續的疼痛讓我難以承受,無法自理,但是我強迫自己重新出發,儘管一事無成...我開始再度玩音樂,我一天比一天做得多一點...

2008年9月10日 星期三

舞蹈的療癒力量3-1

圖文獲The Hip Circle線上肚皮舞雜誌同意譯自The Healing Power of Dance by Nedra Bashira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S/81.html


中東舞蹈對我們身心所帶來的助益力量歷經長時間的考驗已然獲得證明…音樂與舞蹈久已成功地突圍了身心創傷的蕃籬,拯救了困於其中的受害者。

心智的刺激、身體上的挑戰、人際社交關係的整合,這舞蹈形式已經帶領許多困坐於愁海的女性走進更為強壯的自我,喚起身為女性的潛能意識以便以更為積極正面的觀點,與煥然一新的自尊心,面對接踵而來的各種挑戰。

這舞蹈的基本動作提供了對肌肉等長收縮與滲透壓的持續力,能夠形塑我們的體型卻不造成大塊肌肉。肚皮舞增加了我們的肌耐力,強化我們的心肺系統,就像有氧運動課程一樣。我們的正確身體姿態改進的同時,我們的整體健康也獲得改善。我們的關節與脊椎因為關節潤滑液而受到滋養,減少關節炎所帶來的疼痛與僵硬,我們的骨質密度隨之增加。當我們從事身體上的活動時,我們的心智與情緒亦能得到助益。

數年前的我恐怕無法想像曾經飽受家暴之苦的女性們能達到我今日的突破。
我曾經是那些家暴受害者的成員之一。


當我的先生因為家暴而遭到逮捕時,我心中唯一的想法是:「我現在該怎麼辦?」我隻身帶著兩名年幼的子女,我自己的家人都在遠地忙於自己的謀生。冇好幾年的時間,我身心俱疲,支離破碎。你問我為什麼留下來?為什麼會有人想留下來?這是有很多原因的…我很害怕,我很孤單,而這些身體與精神上的恐嚇,他嘴裡的恐嚇話語,他為了「讓我維持原狀」不擇手段的種種恐嚇,這不單單只是身體上的恫嚇,還有精神層面上的,他冷血無情,狡猾奸詐,這一切都令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2008年9月9日 星期二

ATS遊戲通論-轉換動作或隊形技巧入門2-2

圖片來源:Devyani Dance Company (http://devyani.net/)
隊形(Formation)的基本種類
FCBD的團體即興表演方式是一種因應不合場合的靈活運用智慧,舞者不應受到隊形的限制而影響了整體表演的決策,因為不同的場地,FCBD往往會發展出更多不同的隊形模式,重點還是在於能因應場地的特殊性,掌握觀眾、舞台、舞者之間的互動關係與視線涵括度,呈現出理想的表演隊形與整體效果。

但對於初學者來說,以下的幾種基本隊形是協助她們更理解動作的精準要求點,以及共舞夥伴之間的互動關係,乃至於舞者個人對於舞台空間與觀眾互動的觀察,更重要的是,這是ATS姐妹們玩遊戲的基本規則,越了解越上手,就越能玩得漂亮又開心!

雙人舞(Duet)
兩個人共舞。領舞者為站在前面的舞者,雙人舞適合展現宛如對鏡起舞的對應張力效果,以及靈活變換領舞者及追隨者的各種fade。雙人舞的舞者間距以手臂可輕鬆搭在領舞者右肩的距離為宜。

三人舞(Trio)
三個人以前二後一來呈現三角形的隊形。領舞者為站在左前方的舞者,其他二名舞者皆為追隨者。在進行前後互換的fade時,領舞者與站在較遠側的右後方舞者共同往後,而由居中位置的舞者向前。在三人隊形中,居中者與其他二人的間距應該保持在另外兩人水平距離的中點,或至少讓全組舞者都能讓觀眾看得到的呈現方式。

四人舞(Quartet)-
四個人以前二後二來呈現四角形的隊形。來呈現三角形的隊形。領舞者為站在左前方的舞者,其他三名舞者皆為追隨者。在進行前後互換的fade時,領舞者與站在較遠側的右後方舞者共同往後,而由居後列位置的二名舞者向前。在四人隊形中,前後兩列舞者的間距應該保持在觀眾看得到每個舞者的呈現方式。

交錯式(Stagger)
五至六個人以前後兩列方式表演的隊形。在轉方向時由四個角落的舞者分別擔任該方向的領舞者,特別是左後方與右後方的領舞者,為了讓其他舞者看清楚領舞者的動作與提示動作,會刻意站出列來領舞。交錯式的隊形變化較為複雜,較不適合初學者。

合唱團式(Chorus)
排成半月形,於舞台後方支援前方舞者,有自己的領舞者,通常以站在舞台左側第一人為領舞者。合唱團式的另外一個功能是製造舞台效果的豐富感,透過注視前方舞者,或以指鈸打出配合動作的節奏,整體舞台氣氛呈現極有氣勢而溫馨的活力之感。合唱團式成員所表演的動作通常以低調為宜,不適合與前方舞者同台競技飆舞,以免觀眾分神。慢板通常是雙手置於腰間做出穩定和緩的taxeem,快板可以是shimmy、single bump、double bump with arm#1 & arm#2、Egyptian basic、arabic、pivot bump等,但不會出現轉方向或轉圈。合唱團式隊形中,後面的追隨者必須保持對前方表演的小團體以及自己身處合唱團式隊形的領舞者同樣的關注力,才不會發生前組舞者已經退場而自己還來不及會過意來,準備不及而倉促出場或讓舞台開天窗的窘境,或者是合唱團式隊形的領舞者已經換動作,而自己猶然做著上一個動作而渾然不覺。
雙重雙人舞(Duo-duet)-
較為高難度的表演方式,也是FCBD最新發展出來的隊形。兩組雙人舞面對面彷彿對鏡起舞,在這個隊形中會出現兩名領舞者:第一領舞者(primary leader)與第二領舞者(Secondary leader),兩名領舞者各自與自己的追隨者跳,第二領舞者可以選擇跟隨第一領舞者的動作,也可選擇慢一點跟第一領舞者的動作,或完全不跟隨第一領舞者,只做自己的動作。兩名領舞者可以各自與自己的追隨者更換位置,形成新的領舞者,第一領舞者亦可與第二領舞者交換位置,所以也有可能出現四個人同時大搬風的狀態,兩組人可以相互對應或各自表演,對於動作與規則必須相當清楚熟練才能運用自如。雙重二人舞與下文介紹的雙重三人舞係因應場地特性變化而產生,所以並不適用於所有表演場地,否則只是徒增困擾又沒有良好的演出效果。

雙重三人舞(Duo-trio)-
與雙重雙人舞類似,只是由兩組三人舞面對面像彷彿對鏡起跳,由於參與的人數更多,情況會更為複雜,難度也更高。

2008年9月8日 星期一

ATS遊戲通論-轉換動作或隊形技巧入門2-1

圖片來源:Devyani Dance Company (http://www.devyani.net/)

轉換動作或隊形技巧-
ATS為即興表演,因此大部份情況下必須依循規則來變換動作,除了講求團體的整齊一致,對於個人的動作變換在流暢度與細緻度上都有所要求。在變換隊形的狀態下,舞者們應該儘量維持隊形,不妨想像在大家面向圓心所組成的圓圈中心有根木椿,圍繞這根想像的木椿為定點,保持大家之間的距離。

提示動作cue-
某些動作在變換之際因為方向或因為角度,領舞者與追隨者無法清楚看到彼此-特別是轉圈動作或轉方向,因此會以簡單的提示動作,提醒追隨者即將變換動作。
不是所有動作都會有特定的cue點,慢板動作除了急速或大幅轉圈之外,鮮少需要cue點-因為領舞者的動作是緩慢而漸進的,在完全即興的狀態下,追隨者較領舞者的動作慢上半拍是正常現象。快板動作中,有些動作則是因為速度極快或身體對動作邏輯的反應,不特別需要另做cue點,要由45度角位置進入180度平轉至右後方的半轉動作,舞者必須先略略轉向左側再向後轉至右後方,是最快速也較符合人體動作邏輯的選擇,比方說Turkish shimmy with arms & turn中的轉半圈,由一般舞台角度逕自轉成向左看,才能往後直接轉圈,即為一例。

Fade-
Fade有兩種意義:當表演中為了增加豐富性,領舞者有時會與後面追隨者短暫前後變換位置,讓後面的追隨者前進進行一兩個炫技動作後,再回復原來的隊形-此時不會發生領舞者更換位置的情況(但倘若領舞者一開始即向前走,表示整組人員皆應以原隊形往前走,例如arc arms、reshan’ka、Egyptian basic)-因為領舞者沒有換人,而是呈現領舞者不在領舞位置上的情況,所以應該儘快回復正常狀態。另外一種是隊形表演結束,領舞者與追隨者面對面,在領舞者以眼神及開始往後退示意退場後離開,結束小團體的表演。

Into Circle-
領舞者透用轉身與追隨者形成眼神接觸對望,隊形轉換成為圓圈,在圓圈中沒有領舞者,直到有舞者重新就領舞者的定位,開始下一次的隊形表演。Circle有時亦為讓舞者們以眼神交望的方式表演某些動作的好機會,能製造出與平常採用的隊形所無法達成,截然不同的迷人效果。

夥伴邀舞(Call Out)-
在表演中,先出列表演的舞者在彼此面對面,並且以圓圈變換領舞者的隊形狀態下,以眼神邀請後列chorus中的同伴出列參與表演。通常會事先說好哪些人會向哪些人邀舞,但是邀舞的時間點則由先出列表演的舞者決定。

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Karim Nagi的藝術創作心路自述2-2

獲Karim Nagi同意譯自http://www.turbotabla.com/about/
[續前文]於是我從阿拉伯音樂裡找到了我喜愛的歌曲、樂器、節奏概念、旋律優美的戲劇、情感起伏。我請天份極高的音樂家朋友協助我收錄這些音樂,然後我再混入浩室、電子樂、炫思音樂、嘻哈、Groove龐克,或舞曲音效。那像是我在自己腦海中聽到的:一種傳統經典的渦輪加速版、正統性的未來、經典阿拉伯靈魂的重量,與都市舞魔的混搭。那是我自己跨文化存在的混種成果。

手鼓與擊鼓,皆與音樂有關。那不是一種運動,我不在意誰打得最快,或打得最為複雜精細,或最為誇張。擊鼓不只是演奏模式,而是在於演奏音樂。沒有人會僅僅依據聲音技巧或技藝的精湛程度來評比兩名歌手,人們因為他們的歌曲、內容以及特色來評論他們。我製作歌曲,我以我的手鼓來演奏歌曲。我的鼓創作出音樂,而非技法而已。我想這也是我最喜愛的打擊樂手都是歌手的原因。

Ok,所以我是個鼓手、音樂騎師、音樂製作人/作曲者,但舞蹈才是最後的成份。舞蹈則是強調技法的部份。我熱愛巴勒斯坦/黎巴嫩/約旦/敍利亞的民族舞蹈德布卡的踏足舞蹈,而埃及舞蹈裡的長棍舞甩動長棍則非常扣人心弦,再加上指鈸。我熱愛打擊樂舞。幸運的是我發現音樂與舞蹈其實是同樣的活動,當人們以發自內心的同步性來表演時,音樂與舞蹈變成合而為一的儀式。更幸運的是我得以巡迴世界教授來自阿拉伯世界裡聲音與動作令人欣喜若狂的結晶。

所以Turbo Tabla是我迷幻電音的文化及瘋狂之旅。那是一種紀錄,也是一種表演。我結合了擊鼓、DJ、舞蹈,未來將會納入對話、設計或其他事物。或許會有渦輸加速劇院也說不一定。或許是透過音樂與律動來完整呈現阿拉伯文化的新形象以及整個浩瀚宇宙。請協助我持續下去吧!透過聆聽我的音樂,來上課,寫信讓我知道,分享這整個過程裡的愛與友誼。我絕非自大之徒,這一切必須仰靠他人真心接受方可達成。這一切都與聲音、動作、意涵有關。讓我們共同打造一個節奏社群!

Karim Nagi, 寫於2007年4月

再次提醒大家-9月15日前報名繳費可享優惠!!

中東節奏、指鈸 vs 身體律動及阿拉伯民俗舞蹈研習營
課程時間:10月10日星期五
課程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三樓排練室(北市中正區牯嶺街5巷2號 3樓)

上午 10:15 ~ 12:15節奏與身體律動
不會指鈸或不想打指鈸都沒關係!就是要搞懂節奏與身體的關係,即興創作絕對不是夢!

下午 1:15 ~ 3:15指鈸與身體律動
想讓指鈸成為表演的秘密武器絕對要靠這門課!至少能眼界大開欣賞中東音樂家玩指鈸的花式指法!
學員請自備指鈸

下午 3:30 ~ 5:30兩種阿拉伯民俗舞蹈
Dabka與Essential Tahteeb 與肚皮舞/東方舞或許沒有直接關聯,但想要有中東風味就得從地方舞蹈的精神著手...

2008 鼓.舞.樂雙年祭-Turbo Tabla 的黑炫風
活動時間:10月7日-10月12日
主辦單位:Hand Dance and Drumming Sky
官方部落格:http://blog.yam.com/crazydrum
Email : HandDrum@gmail.com
傳真:886-2-866 33643
行動服務熱線:0952 523 235 杜小姐/0961 158 661 楊小姐/0952 960 797 廖小姐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Karim Nagi的藝術創作心路自述2-1


[小眼麗莎的真心話]
隨著國內肚皮舞發展越發成熟,對其原生地區的文化與音樂有所了解成為所有專業舞者與熱愛者的渴望與需求,然而如何在宛如汪洋大海一般的中東節奏與音樂裡找到容易入門又精確詳實的領引者?
小眼麗莎推薦Karim Nagi這位老師的原因,在於他結合了原生文化與西方音樂教育,不但能完美闡釋中東藝術原汁原味的風貌,更棒的是他能以顯淺易懂的英文,有問必答地傾囊相授一切。
更加令人開心的是,Karim Nagi老師玩音樂成功地混搭了中東經典與當代前衛而自成一格,能為國內廣大舞者與觀眾提供豐富而多元的選擇。
除了音樂與節奏,Karim Nagi老師亦是舞林箇中好手,因此更能了解舞者們的需求,而給予適當的教學與示範,這樣的total solution,還能去哪裡找?
為了協助大家更了解這位老師,小眼麗莎有幸獲得同意摘譯他的相關文字,其中以下這篇個人自述最是感人,配合2008年鼓。舞。樂雙年祭即將於十月初精彩登場,Karim Nagi應邀前來示範精湛的鼓藝與深具啟發性的指鈸律動教學,如果你還不認識這位優秀的藝術家,不妨先讀讀他坦誠感人的創作心路自述,再來接受他現場教學表演的熱情感染!


獲Karim Nagi同意譯自http://www.turbotabla.com/about/

我的生命裡再也沒有比我的阿拉伯文化背景與血統更令我引以為傲的了。不論這是否是時下流行的說法,這是我堅持的信念。我是個埃及穆斯林,而我更認為自己是屬於阿拉伯文化的,有時我甚至對此感到萬分得意。同時我也認為自己像是飄浮於穹蒼之中,難以分門別類而又難以解釋的獨立個體。我享受擁抱最大可能的宇宙空間,知道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是很棒的感覺,感謝神賜予了鼓,鼓令一切事物變得單純。

我的音樂初體驗來自於合成電子琴,那架電子琴有巴松笛以及森巴摩登爵士樂的音效,那已經二十五年前當我剛剛移民美國時的事了,雖然它現在是我最少接觸的樂器,當年它可是貨真價實的派對機器, Go Casio !! 我的高中音樂老師是一位電子音樂的先軀,他以前往往為學校戲劇公演的全部音樂進行混音與後製,因為我們的學校沒有現場演奏的交響樂團,他教導我成為一名音樂製作人。

然而因為某種緣故,儘管我的高中時代充滿了重金屬音樂、硬蕊搖滾與喇叭龐克,但是古典傳統的阿拉伯音樂還是深深吸引了我的靈魂,就像是我的初戀一樣。阿拉伯音樂是唯一始終能為我帶來喜樂的音樂形式,特別是這些1940年代後的音樂,那些音樂是最為吸引我的音樂。我也愛在與小劇團或小型交響樂團合作時獨奏Riqq (阿拉伯鈴鼓),但如果問我誰是我最愛的打擊樂手,我總是指出那些歌手的名字來。


接下來的十年裡,我像是住在中東音樂特區裡,我聽了很多,也演奏了許多的Oum Kalsoum[譯註:Oum Kalsoum對於埃及音樂,就像艾迪絲•皮雅芙Piaf之於法國香頌音樂一樣]、Sayyed Darwish,以及Mohammed iKahlowi的歌曲。 我亦深受到Darwaeesh (埃及Dervishes) 以及非常靈性層面的歌曲的吸引。那時我發現了三名移居海外的阿拉伯樂師在治安不佳的城區裡開設了餐館,他們每個人都至少年長我三十歲,對於音樂的品味非常驚人。這些人會為了上超市而穿上整套西服;非常老派風格的作風。每天晚上,我會開上一個小時的車程去跟他們一起演奏埃及鈴鼓與手鼓,我們假裝為不存在的觀眾表演了許多年。在1990年代我為我母親的服裝店打理,很多時侯,店裡鮮少有客人進來,連經過的行人都不多,而國際風電子浩室音樂則是銷售小姐以及前來波士頓的歐洲/國際客戶所喜愛的音樂。店裡往往整天都播放這樣的音樂。我會跟著這些浩室音樂的節奏練習我的手鼓(Tabla,這是種長得像高腳杯的鼓,又稱為Doumbek) ,這就是Turbo Tabla誔生的背景。

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少數民族舞蹈夜總會的體驗-洛奇姑媽的Q&A第七輯3-3

圖文獲The Hip Circle同意譯自ASK AUNT ROCKY 7: The Ethnic Dance Club Experience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126

洛奇姑媽的Q&A(Ask Aunt Rocky)是The Hip Circle上極受歡迎,亦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不定期專欄,透過專訪化身為Aunt Rocky,國際聞名,定居紐約的東方舞史學家Morocco,與讀者分享許多關於肚皮舞/東方舞的經典與常識,Aunt Rocky極為風趣幽默,快人快語,使得整個專訪饒富趣味,可讀性極高。想知道更多東方舞與中東舞蹈文化的第一研究資料,以及認識Morocco者,可以上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asbahdance.org/

[本訪談係由芭芭拉‧塞勒斯-楊博士(以下簡稱BSY)為林肯藝術中心圖書館舞蹈部門針對紐約市表演藝術所建置之口述歷史文獻檔案而採訪摩洛可之摘要]




再來是這些瘋狂的外國人,看起來跟他們很相像,或者是想知道些古老國度的故事,想要學習他們的舞蹈。她們視我如近親,所以我們不但一起跳舞-有時這不是種一板一眼的正式學習方式,有時候妳只是跟著起身一起做,看著她們跳然後模彷她們的動作。

她們會說,“來,妳做這個動作。妳在這種情況會做什麼? 那是不同的音樂。那種情況下妳要怎麼辦? 對對對,這樣做就對了….不,不是那樣的,那樣太強硬了點,這個音樂很溫柔的。柔軟的音樂要配上柔軟的動作,強烈的音樂得配上有力的動作…以妳的身體來聆聽音樂,用妳的心來聽,而不是耳朶!”

數年之後,我的好朋友也是佛朗明哥課堂上的夥伴Hank會放一捲佛朗明哥音樂,在我開始學習時,他會要求我,“跟著音樂跳。”

我會說,“我沒有熟練的動作可以跟著跳。”
他告訴我,“妳不需要那些動作。妳學過的舞步夠多了,妳也清楚這些節奏,就是想辦法跳點什麼就好了。”

所以我只好從善如流了。我開始想我能做什麼,我想我可以即興。這些慷慨而寬容的好人們給我非常大的容忍,她們允許我即興跳以便去感受音樂,透過嘗試去找出合適與不合適之處。當一切都很合時她們會告訴我,如果狀況不好,她們也會告訴我,並且試著解釋讓我明白,或者示範給我看。

我了解到為什麼這些年輕女性在餐廳裡不太願意起身跳舞,因為她們在家裡可是樂得很。有些女性在家裡是相當厲害的高超舞者,但是妳在餐廳裡看不到她們那樣盡情揮灑。當我問起她們在餐廳裡不跳舞的原因,以及為什麼男性在那樣的場合簡直像是炫耀自己的公雞一般地舞蹈時? (公雞這個字一點也不為過,因為這些男人可是為了這些女仕們拼了命地表演!) 那真的是非常好看,簡直比佛朗明哥舞還要直接而開放。


那就像是我沿著路徑走,但是路徑上還有更深處的小路。數年後,當我的語言學知識以及語彙能力較好了,學了足夠的阿拉伯文以及對西班牙有深入的認識後,我開始兩兩相較,才知道原來佛朗明哥舞來自於摩爾人-在西班牙的摩洛哥人,佛朗明哥一字源於阿拉伯文。但是在當時,不論知不知道這一切,我都是朝向我一直獻身從事舞蹈的祖先詢根溯源。

2008年9月2日 星期二

少數民族舞蹈夜總會的體驗-洛奇姑媽的Q&A第七輯3-2

圖文獲The Hip Circle同意譯自ASK AUNT ROCKY 7: The Ethnic Dance Club Experience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126

洛奇姑媽的Q&A(Ask Aunt Rocky)是The Hip Circle上極受歡迎,亦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不定期專欄,透過專訪化身為Aunt Rocky,國際聞名,定居紐約的東方舞史學家Morocco,與讀者分享許多關於肚皮舞/東方舞的經典與常識,Aunt Rocky極為風趣幽默,快人快語,使得整個專訪饒富趣味,可讀性極高。想知道更多東方舞與中東舞蹈文化的第一研究資料,以及認識Morocco者,可以上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asbahdance.org/

[本訪談係由芭芭拉‧塞勒斯-楊博士(以下簡稱BSY)為林肯藝術中心圖書館舞蹈部門針對紐約市表演藝術所建置之口述歷史文獻檔案而採訪摩洛可之摘要]


當他們開始為這些原本應該由我起身來表演娛樂他們的觀眾們演奏起同樣的音樂時,或者在稍後我的表演開始之前,我會看見最為隨心所欲的舞者,是那些牙牙學語的小兒,是白髮蒼蒼的爺爺與奶奶。至於年紀較輕的女性與男性們,男性會自在地起身獨舞或共舞,而女性往往只是坐在位子上,偶而有人前往邀舞時,她們不是搖頭婉拒,就是揮揮手直說不要。有時在邀舞對象為父親或丈夫時她們才會起身,或者是女性相互邀約一起跳舞。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那樣的情境下女性為何不能起身獨舞,或者是女性們群起跳舞-特別是較為年輕的女性,而男性卻沒有這樣的限制。

那餐廳的洗手間在樓下-當我看到某些奶奶的舞蹈動作是我自己喜歡的,當奶奶們想要去洗手間時,我會躡手躡腳地跟著她下樓去到洗手間裡,然後告訴她我很喜歡她跳舞的樣子,是不是她可以私下跳給我看好讓我觀摩?

一開始她們覺得我很瘋狂,然後經過我用力解釋後,她們知道我是認真的,她們會覺得我很可愛,她們會笑著問我,“妳真的想要學? 來我家和我的姐妹們以及我女兒們一起喝咖啡,我會教妳。”

然後我真的就去了。我發現她們會來這些夜總會或餐廳是因為她們思鄉心切。這些人在她們家裡大半輩子從來沒去過夜店或餐廳,或者任何販售酒精的場所。但是到美國來之後,這些夜店或餐廳是她們唯一能聽到家鄉音樂的地方。希臘人在自己家鄉或許不會去Bouzoukia因為他們覺得那是低俗不入流的場所,沒有品味格調可言,但是在這裡他們幾乎夜夜流連忘返,只因為他們懷念自己的家鄉風味。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聽到以自己家鄉語言演唱的歌曲,他們不知道這個有多重要,直到他們離開家鄉後才深刻體會。


這些異國女性們,她們的子女與孫子女努力融入美國這個新大陸,成為貨實價實的美國人,他們抗拒這些來自老世界的舞蹈。當他們與家人一起前往餐廳時,其實都是不情不願,極為勉強的。他們只想與美國朋友一起,學習搖擺舞(Lindy Hop是結合非洲快節奏舞步及歐洲優雅舞姿的雙人搖擺音樂舞蹈)、恰恰與曼波,當時扭扭舞才剛開始流行,有些孩子只想學會最新的舞步!

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少數民族舞蹈夜總會的體驗-洛奇姑媽的Q&A第七輯3-1

圖文獲The Hip Circle同意譯自ASK AUNT ROCKY 7: The Ethnic Dance Club Experience
http://www.thehipcircle.com/article/display.asp?ArticleID=126


洛奇姑媽的Q&A(Ask Aunt Rocky)是The Hip Circle上極受歡迎,亦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不定期專欄,透過專訪化身為Aunt Rocky,國際聞名,定居紐約的東方舞史學家Morocco,與讀者分享許多關於肚皮舞/東方舞的經典與常識,Aunt Rocky極為風趣幽默,快人快語,使得整個專訪饒富趣味,可讀性極高。想知道更多東方舞與中東舞蹈文化的第一研究資料,以及認識Morocco者,可以上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asbahdance.org/
[本訪談係由芭芭拉‧塞勒斯-楊博士(以下簡稱BSY)為林肯藝術中心圖書館舞蹈部門針對紐約市表演藝術所建置之口述歷史文獻檔案而採訪摩洛可之摘要]

...然後我第一晚在阿拉伯之夜工作時,一群五、六個身形略壯有著高聳顴骨的男人走進來,那個時代像我這樣的紐約客眼中,他們看起來像是來自波多黎各,我心想今晚來了一群波多黎各的觀眾,挺好的。他們坐下來後開始彈奏起可以說是非常扣人心弦的怪異音樂,我很喜歡那音樂,其中一名身形較矮小的男性突然起身,站在那裡好像是喝醉了一樣,搖擺著身體,旋轉著,腳跥著地板上,然後他慢慢向下蹲,最後跪在地上,我還以為他神智不清了。

當我準備開口之際,第二名男性起身,開始做起與第一名男性同樣的動作,唯一不同之處是這兩個人彷彿是街頭小混混拿出小刀相互較量似地。他們所有的動作看起來都好像在模彷手持小刀,但是實際上沒有人手上真的有小刀。

我轉向同台的歌手跟她說,“這些男人瘋了,他們快打起來了,為什麼沒有人拉開他們讓他們冷靜下來?”

她看著我說,“妳這個小瘋子,那是希臘民族舞蹈Zembekiko。”
我反問她, “那個是舞蹈?”
她說,“那是種希臘舞蹈,妳難道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的確是一無所知!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男人在公共場合獨舞,或者與其他男人共舞,而這種情況居然能為大家所接受。事實上,如果他是與女性共舞會好一點吧!
看起來情況是OK的,我坐回身去繼續觀看著。我想男性舞蹈往往以排舞或圓圈舞形式,他們會是動作一致,由前排的男性做出種種特技動作,那應該會很有趣,很精彩-居然是觀眾來娛樂我們,這個可比任何時候的電視都好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