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Jamila Salimpour中東舞蹈視現化求學記 5-2

獲Jamila Salimpour與Suhaila Salimpour同意譯自Tabora Najim and the Turkish Drop or Verbalizing the Middle Eastern Dance by Jamila Salimpour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suhailainternational.com/Pages/Articles/TaboraNajim.htm

在我窮究一生的研究過程裡,我從來不曾找到肚皮舞界裡有任何人像在芭蕾舞蹈那樣為特定的步法或動作予以命名。倘若要讓東方舞成為一種能被深度了解與賞析的藝術形式,我認為發展出一套標準語彙來精確地形容步法、動作轉換、動作變化式、動作組合及闡釋等,是有其必要的。訊息必須要提供出來讓那些希望了解民俗與在表演風格與舞蹈步法上的人類文化變遷者。這些「為什麼」與「如何能夠」的問題必須有人能加以回答,才能令表演的水準更上一層樓,一如芭蕾舞蹈教室各有宗派,舉例來說,芭蕾教學裡隸屬古典芭蕾的卻革堤教學法(Cechitti method),肚皮舞或東方舞亦不例外。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何謂傳統?」根據韋氏大辭典裡的定義,傳統是一種父傳子,或者由祖先傳給後裔,關於訊息、意見、教條、行為、儀軌與習俗之口述形式。這可適用於任何形式的知識、意見,或行為的傳遞,但必須透過由先輩傳承予後代,純粹透過口語傳承,而不透過書寫記憶。

除了電影,在阿拉伯文化節慶與歡聚派對上,我總是興致勃勃地前往參加,去觀賞任何一個自詡為中東人的表演。我從未看過任何一名埃及舞者表演過我們現在稱之為「地板動作」的動作,直到出身自波士頓地區知名夜店Zara的舞者 Helena Kallianiotes表演地板動作,對我和我的舞友們來說這是相當驚人之舉,因為地板動作普遍被認為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不雅舉動,我們不曾在埃及電影中見到這樣的表演,這也不是被認可的傳統形式。在表演後我們去找Helena,在讚美過她的舞蹈表演後,我們問她為什麼要在舞蹈表演中躺到地上去做波浪身形的動作,她非常有耐性地聆聽我們談話,詼諧地回應我們的問題,她說她知道這樣的動作並不常見,但她確實曾見過他人表演過,最後我們終於放棄勸她不要再做地板動作的念頭。好在她不曾聽從我們的建議,她美麗的舞姿因此得以完整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我在研究合乎傳統的步法或前例時(或者是毫無章法可言,我猜想!),我有時會與學術研究者或專業人士的意見相右,Helena Kallianiotes與她的地板動作便是一個例子。然而命運作弄,Helena 正是將由舞蹈明日所出版的專書送給我的人,書中述及了與法國文人福樓拜同時在埃及旅行的報業聞人柯提斯(William Curtis),他與著名的格瓦濟女郎Kutchuk Hanem邂逅的佚事,透過他鉅細靡遺地敍述了Kutchuk的舞蹈,讓後人得以一窺當時的舞蹈與表演文化。原來我以為在埃及電影中不曾出現過,也不曾由前來洛杉磯表演的埃及舞者表演過的地板動作,是不符合傳統,也不為當地人所認可的,但是在仔細閱讀過柯提斯對Kutchuk Hanem的舞蹈的紀錄後,我發現我先前的想法是不正確的,於是我將這個動作稱之為「土耳其式下腰」 (Turkish Drop),這個動作的確是傳統的,雖然在許多地區因為社會、政治或宗教上的因素而被禁用,但是這個動作還是在其他地域被保存下來,並且由Tabora Najim引進了美國西岸。她的「土耳其式下腰」 (Turkish Drop)與Kutchuk 的地板動作技巧幾乎是一模一樣,儘管當時洛杉磯的風氣與習慣並不鼓勵舞者們在表演中進行地板動作,但我認為這是一項傳統動作,並且將之納入我的教學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