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Jamila Salimpour中東舞蹈視現化求學記 5-1

獲Jamila Salimpour與Suhaila Salimpour同意譯自Tabora Najim and the Turkish Drop or Verbalizing the Middle Eastern Dance by Jamila Salimpour
英文原文請參見http://www.suhailainternational.com/Pages/Articles/TaboraNajim.htm

那時洛杉磯市佛蒙特大道上的拉托斯可戲院固定每個月播放一次埃及電影,每月播放埃及電影時往往一次會播放兩部電影,一部是劇情片,另外一部則是以音樂及輕鬆的歌舞表演為主,如果運氣好,在電影中出現舞蹈情節,那就極有可能是由埃及知名舞星來擔綱表演,二次世界大戰後人氣指數最高的是Tahia Carioca,而Samia Gamal 則緊咬其後,難分軒輊。

我的第一堂中東舞蹈課始自於以精湛表演擄獲我心的Tahia Carioca,在看過幾次她在電影中的舞蹈表演片段,並且特別留意她的步法,而非僅僅是她的儀態與面部表情後,我體悟到她的表演不只是「帶有民族味的情感體驗」,而是透過訓練才能達到。於是在一部又一部的埃及電影中,我等待著她出場表演舞蹈的情節,而她的表演幾乎從來不會令我感到空手而歸的失望。我會說「幾乎」的原因是有一次她在神奇的攝影技術協助下,由東方舞的表演服一躍成為一名網球選手 (還穿上了球鞋),而且還一路跳著舞… 在另外一次煙幕效果後,她搖身一變成為卡門.米蘭達(Carmen Miranda),頭飾上有一籃水果,穿著西班牙式魚尾裙,手持沙球,許多時候英文字幕全然牛頭不對馬嘴,不過卻也是種因禍得福的意外結果。Tahia Carioca動作非常流暢,她的骨盆動作組合簡直無法加以分析。她展演這些動作的方式是如此自然流暢,以致於往往令人誤以為是非常簡單的動作。我在觀看電影中開始慢慢找到了某些重覆的動作與模式,當音樂速度加快時,她會採用某些特定的步法,再加上她自己專擅的肢體動作,當音樂速度變慢時,她則以另外一組模式的動作來加以闡釋,我最近才得知Tahia的老師是Bedeah Masabney,知名的賭城歌劇院老闆暨表演總監,她所監製的表演啟發了下一代的舞者,包括Nadia Gamal。

每次去托斯可戲院時,我總會看完兩部埃及電影,如果其間我能成功破解任何Tahia的動作,我就感到無比地幸運。我的雙眼簡直是貼在電影銀幕上,她是何等厲害的發電機呀!看著她的表演總令人感到無限的啟發,同時還會令人感到非常氣餒,無論她是否願意接受,我認為Tahia Carioca是在Hyganoosh Takorian之外,我的第一個中東舞蹈老師。每當我們看完電影回家,我的女房東Hyaganoosh 便會播放她的Cifte Telle音樂,我們就在音樂聲中想像自己化身成為Tahia… (我們是這麼希望的!)。
這種由嘗試及錯誤中累積經驗的視覺學習是許多東方舞者的起步,在肚皮舞學校隨處可見的今日,讀者們或許難以想像當年資訊嚴重不足的年代,學習舞蹈是何其困難。況且,美國人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近十年後,才開始對中東地區的文化與藝術感興趣或覺得好奇。

沒有留言: